科学主义的法西斯面向

从自认为是哲学家的牛顿发表《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之后,哲学和科学就分道扬镳了。在过去哲学就是科学。准确地说,在这之前,连「科学」这个词都没有。哲学家就以建构普适理论为己任:我们认为的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有时候搞搞天文,有时候搞搞物理,有时候讨论伦理。

科学日渐昌明,所有人都意识到,普适理论不可能由近代意义上的哲学家们提供了。科学家们当仁不让地继承了这一使命,而且越做越好。即便是最缺乏科学精神的当代人,也几乎把日常话语中「科学」等同于「正确」来使用,以至于很多人倾向于相信:如果我们有什么搞不清楚,科学早晚能搞清楚。

但真的如此吗?当然不可能。

Continue reading

《大空头》:经济危机中的大赢家

按:此文是「星期天读书会」第202期,也是「星期天观影会」2018年最后一期(2018年12月23日)的演讲稿。本期介绍的电影是《大空头(The Big Short)》。考虑到现场观众的身份背景,在实际演讲中我删减了一些内容,并且将解释金融术语方面的内容以沪语呈现。演讲的音频部分可以参考我的播客节目《沿边物语》Eipsode 14:【特别篇】经济危机中的大赢家

Continue reading

避实击虚:浅析「杰作蛋糕店案」

一个蛋糕店老板是虔诚的基督信徒,不愿意为同性恋配偶的婚礼制作蛋糕。这是否合法?这就是2018年6月4日美国最高法院作出判决的案件「Masterpiece Cakeshop, Ltd v. Colorado Civil Rights Commission(杰作蛋糕店诉科罗拉多州民权委员会案)」的案情背景。

比起2015年同性恋婚姻合法性的案件,这个「蛋糕案」受到的关注程度要小得多,但对美国人的生活关系可能更大。因为同性恋婚姻还可以是他们自家的事情,可「蛋糕案」则涉及到不同理念人之间的碰撞。

三种理解
这个案件可以从三种方向上解读:

  1. 这是一个关于宗教态度表达自由的案件。
  2. 这是一个关于性取向歧视的案件。
  3. 这是一个地方法院是否作出公正判决的案件。

以上三个方向分别代表着原告、被告和法院的立场。 Continue reading

引力波——跨越百年的奋斗

前言
这篇文章写于两年前,基于「PAGE SEVEN 胡先笙」《真正了解引力波》的系列播客,说它是其「文字版」都不为过。在此特别感谢胡先笙的贡献。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话几乎每个中国人都听过,但真正明白是什么意思的恐怕没几个。「色」是实相,我们天天感受到的东西无非就是「色受想行识」这「五蕴」的组合;「空」不是没有的意思,而是「无自性」。无自性意思就是没有它固有的性质。你眼前的这块屏幕,可以是屏幕,也可以是数以万计的晶体管,也可以是无数的原子。今天这是块好屏幕,明天摔坏了,就成了垃圾,后天被重新加工,可能又成了好用的屏幕。没有什么是固定不变的。这就是「空」。

为什么以这个佛学概念开始漫长的引力波之旅呢?因为我们会发现,人类对于宇宙万事万物的认识是不断变化的。对同样的现象,千年前,百年前,几十年前和现在的认识可能完全不同。很多人觉得科学就应该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但事实上,科学是最难给出明确答案的。因为科学的进步,乃至学术的进步,靠的是踩在前人的肩膀,打破原来的定见。这暗合了「空」的思想,很妙是不是?

在接下来的一万多字内容中,很多物理概念理论可能会一次次冲击你的固有观念。请牢记「空」,不然你无法理解什么是光、时间、空间。 Continue reading

被处决的圣诞老人

1951年的圣诞节,在法国第戎,圣诞老人像被教会公开处决,当时场景是这样子的:

圣诞老人在前一天下午被吊挂在第戎大教堂的栏杆上,并在教堂前庭被公开焚毁。这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处决在数百名教徒的孩子面前进行,并由指控圣诞老人为篡位者和异端邪教的教士所应允。圣诞老人被指责将圣诞节异教化,而且扎根在这个节庆中,像只布谷鸟,逐渐占据愈来愈重要的地位。他最受非议之处,是他还涉入了所有公立学校,尤其是被严格禁止的幼儿园。

250 名孩子代表教区内所有挺身对抗谎言的基督教家庭,集结在第戎大教堂的大门前,焚毁了圣诞老人。这不是一项余兴表演,而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动作。圣诞老人成为祭品,以身殉道。对教徒而言,圣诞节应该只是一年一度庆祝救世主诞生的节日。

为此,法国国宝级的人类学家克洛德·列维-施特劳斯,台湾翻译为李维-史陀,特别写了一篇文章《被处决的圣诞老人》评论这件事。这篇文章后被收录在他的一本文集中《我们都是食人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