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实击虚:浅析「杰作蛋糕店案」

一个蛋糕店老板是虔诚的基督信徒,不愿意为同性恋配偶的婚礼制作蛋糕。这是否合法?这就是2018年6月4日美国最高法院作出判决的案件「Masterpiece Cakeshop, Ltd v. Colorado Civil Rights Commission(杰作蛋糕店诉科罗拉多州民权委员会案)」的案情背景。

比起2015年同性恋婚姻合法性的案件,这个「蛋糕案」受到的关注程度要小得多,但对美国人的生活关系可能更大。因为同性恋婚姻还可以是他们自家的事情,可「蛋糕案」则涉及到不同理念人之间的碰撞。

三种理解
这个案件可以从三种方向上解读:

  1. 这是一个关于宗教态度表达自由的案件。
  2. 这是一个关于性取向歧视的案件。
  3. 这是一个地方法院是否作出公正判决的案件。

以上三个方向分别代表着原告、被告和法院的立场。 Continue reading

汉密尔顿

Hamlitons

移民

「Game Changer」是评论界描述音乐剧《汉密尔顿(Hamilton)》最常用的词。如果说把 Hip-Hop 引入到音乐剧是创举的话,林-曼努尔·米兰达(Lin-Manuel Miranda)的《汉密尔顿》肯定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起码米兰达本人在2008年的处女作《在高地(In The Heights)》已经牛刀小试。真正让人耳目一新的是他竟然用这种音乐去唱两百多年前美国国父们的故事。

这是什么概念呢?当汉密尔顿意气风发地在街头演说,鼓动民众反抗宗主国的时候,莫扎特才20岁左右。如果要用当时的音乐去描绘汉密尔顿的生活,洛可可式的曲子再合适不过了。而且,精通法语的汉密尔顿对于当时的交谊舞也相当在行。你能想象这个戴着假发,跳起舞来一步一顿,一板一眼的人突然跳起来「Yo, Yo, check-in-out」吗?

Continue reading

汉密尔顿:爱妻

eliza

钟情
音乐剧《汉密尔顿》最让我喜欢的剧情创作是林-曼努尔·米兰达对主人公妻子伊丽莎白(伊莱莎)·汉密尔顿的塑造。甚至有人猜想,之所以音乐剧叫「汉密尔顿」,而非「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是因为这个故事不只是亚历山大一个人,也包括了他妻子伊莱莎。

伊莱莎真正意义上的首次登场是在《无法自拔(Helpless)》中。这首歌有着强烈碧昂斯(Beyoncé)歌曲《Countdown》的风格——结合之前「真命天女」曲风的《The Schuyler Sisters》,可想而知米兰达有多喜欢碧昂斯。原班卡司中伊莱莎的扮演者菲丽帕·索(Phillipa Soo),一个拥有半华裔血统的美国歌手,并没有碧昂斯高亮的声线,但她努力用技巧让自己的甜美嗓音能唱出高音。这一点可以在歌曲中「Two weeks later」那段里「And you turn back to me, smiling, and I’m Helpless!」听到。 Continue reading

汉密尔顿:红颜

ladies

在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一生,给他生命中影响最大的女性,除了他的妻子,要数玛利亚·雷诺兹和安杰利卡·丘奇。

汉密尔顿传记作者罗恩·切诺看遍了所有相关资料都无法理解精明一生的汉密尔顿怎么会犯下如此错误?在书中他用了十多次「匪夷所思」来描述汉密尔顿一生中最大的污点。

玛利亚·雷诺兹,一个二十三岁的美艳少妇,突然来到汉密尔顿家,以被丈夫虐待抛弃为由求助。汉密尔顿当然没有拒绝,给了她三十美元后,雷诺兹引诱汉密尔顿上床。之所以我们有信心说汉密尔顿是被引诱,是基于事后著名的《雷诺兹宣传册》里,汉密尔顿残酷地自我剖析了整个事件,其坦诚程度令人惊讶。那次失足成为了汉密尔顿陷入桃色陷阱的开始。此后,他虽然对妻子充满悔意,但又无法自拔于雷诺兹的撩人姿色中。 Continue reading

汉密尔顿:宿敌

talk_less_smile_more

一枪结果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生命的亚伦·博尔在音乐剧《汉密尔顿》的故事里是一个令人惋惜的角色。林-曼努尔·米兰达不打算把博尔钉在耻辱柱上,而试图把这个人物展现得更为复杂。

在访谈中,米兰达表达过他被博尔这个角色深深吸引,以至于他剧中最喜欢的歌曲都献给了博尔,甚至他一度犹豫自己在剧中应该扮演的是汉密尔顿还是博尔。我相信米兰达确实犹豫过,但真让他去扮演博尔是不可想象的。

坦白讲,这几乎是公认的判断:米兰达的创作能力和歌唱能力是严重不对等的。在歌曲《亲爱的西奥多西亚(Dear Theodosia)》中,亚伦·博尔的扮演者小莱斯利·奥多姆(Leslie Odom Jr.)温情的嗓音和米兰达那惨不忍睹的声音形成强烈反差,听得让人心疼。这样的歌声去唱一个以巧言令色著称的博尔实在太让人出戏。相反,充满活力,经常口无遮拦的汉密尔顿交给这个拉丁裔演员就几乎是本色出演。至于奥多姆在另一首歌曲《斯凯勒姐妹(The Schuyler Sisters)》中的表演(而非演唱)也让人大跌眼镜——他需要表现出一个花花公子的形象,结果,至少在网上盛传的枪版录像中,他的动作神态之做作令人心情复杂。可到了他可以尽情展现自我的歌曲,如《等待机会(Wait For It)》和《那个事发房间(The Room Where It Happens)》,奥多姆绝对让你难以忘怀。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