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中的平民梦想

谈起社会思潮变化,我会想起小时候曾热映的一部动画,叫《我为歌狂》。这部十四年前的动画片讲的是一群高中生为追求音乐梦想,组建乐队的故事。当时它被认为是大陆首部青春偶像动画,得到了文化部门的大力支持,主流媒体上连篇累牍地正面宣传它在文化和商业上的成就。

虽然《我为歌狂》模仿日本动画《灌篮高手》风格明显,但在当时乃至现在的中国动漫语境下已属富有勇气。如今国产主流动画充斥的是《喜羊羊》、《熊出没》之流的作品,低幼化严重;当时《我为歌狂》当时好歹还能引起社会关于学生追求考分以外的「梦想」是否值得提倡的讨论。这讨论本身就是值得玩味的事情。

二十年前社会的神经之脆弱到了孩子们玩一个叫「电子宠物」的东西就要引发全社会的担忧:孩子们会不会沉迷其中?会不会失去对真实生命的感受?1992年春晚小品《追星族》里,主流价值观还在批判追星族的疯狂可笑。到了十四年前,社会观念开始松动,发现这些当时被视为洪水猛兽的东西好像危害也没那么大,甚至加以引导可以变成一门生意,成为政府的政绩。

过了三年,《超级女声》又引起大讨论。可五年不到的时间,民间选秀节目铺天盖地。唱歌、跳舞、讲笑话,平民阶层成为明星的途径越来越多,所有的节目都在告诉大家「你就是明星」、「梦想的力量」。当年被视为不务正业的经历,到舞台上,摇身一变,成为煽情桥段和明星仕途最好的助推器。无论你是否欣赏这样的娱乐造星工业,至少现在的主流价值观不再对抱着吉他弹唱的高中生那么反感了。

最让我觉得有趣的是,平民明星化的热潮不过几年,娱乐工业又转向了。他们发现创造明星的商业产出的边际效益迅速下降,更划算的做法是通过真人秀的方式重新捧红一些过气明星。于是,能唱歌的明星让他们出来唱歌;不能唱歌的让他们去跑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但拥有生育能力明星……太好了,让他们带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