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手记:对候选人们的忏悔(「面试技巧」二之二)

「我想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在面试中展现出来。」「呵呵。」我心想,「如果你面试不是以拿 offer 为目的的话就尽管这样做吧。」

现实早就让招聘顾问彻底打消了「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幻想。大多数公司,也就是平庸的大多数公司,希望的是平庸的员工。所谓平庸的员工就是那些听话、好管、勤劳,不太看重经济利益的人。如果四者不可得兼,那能有前两个也不错。至于那些听起来很不错的品质,很有可能被理解成另一个样子:有远大志向的人被认为是有野心,或不踏实;有与众不同想法的人被认为是不切实际;重视个人休息权利的人恐怕是那些想偷懒的吧?——说真的,好多面试官真心相信如此。

我有时候不禁瞎想:公司之所以想要这样的员工,是不是和中国公民教育缺乏有关?社会普遍缺乏理解不同价值观的美德?即便不从公民教育这个很复杂的角度去看,就想一下,让一批握有社会最多资源的中年人去评判一无所有的青年人,肯定会有很多看不惯,在哪个时代都是如此——尤其是在大公司,这样的情况更加明显。

可是现在的年轻人都爱去「大平台」,不是么?抱着一种谄媚(谦虚?)的心态,他们非常愿意迎合面试官之好,说漂亮话。所以,每当我指点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们一些「面试秘籍」后,他们无不感恩戴德。他得职,我获利,各取所需,合作愉快。

而文章开头这样的「本色型面试者」呢?岂不是挡我财路的讨厌鬼了?没错。

怎么办?我会好言相劝:「我明白你希望把自己的『真实一面』展现出来。我完全无意去让你说假话,但是我相信你也不希望面试官误解你吧?我告诉你,如果你这样回答的话 HR 会怎么理解:他不会认为你只是想问一下她上班时间,是否有班车,而会认为你心里担心上班太早,担心如果加班的话回家很晚,会不愿意勤奋工作。这就是他们的逻辑,他们总是疑神疑鬼的。然而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你仅仅是想了解一些信息,你肯定不会觉得加班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或者上班时应该偷懒的,是不是?嗯,所以,为了避免他们误解你的真实意思,我建议你不要给他们任何联想空间,直接这样回答……」

通常,这样说非常有效。面试者被我这一番疏导后恍然大悟,千恩万谢,之后高高兴兴地拿了 offer,至今安稳地工作。

可这样真的好吗?我可以安慰自己说,我并没有害人,没有人在利益上受到损失,甚至这是对于一群中年人把持的人才选拔制度的「边际反抗」——让我觉得很不错,让在这套面试系统看来可能略有瑕疵的人能够冲破障碍。但我知道这只是冠冕堂皇一些的说辞,实际上我为的是能够成就更多业绩。

这其实不是我最大的罪过。最让自己不安的是,如同艾萨克·阿西莫夫《永恒的终结》中所表述的,修改历史和未来最大的罪过是消磨了未来无限的可能性,把未来拖入平庸。

没错,我也许已经亲手拨弄了许多人的心弦,让他们在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最应该充满想象力的时候,推了一把,推向我所不满的体制中。

此文为「猎人手记」系列的最后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