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手记:规划的自信(「职业规划」二之二)

听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人告诉我他的职业规划是什么,他有可能说的是真话:工作了二十年的人,可以选择的路越来越小了,他需要考虑自己擅长的领域,别人看重他的资源,家庭所需的经济条件,自己需要分担多少精力给工作等等问题。我这种见识浅薄之辈,这时应该尽可能给他提供相符合的工作,而非大言不惭地说他哪里考虑错了,应该如何如何——我才在这个行业接触过几天?了解多少公司?岂敢造次?

刚入职场的年轻人信誓旦旦地说「我的职业规划」,我心里很难不偷笑。年轻代表的就是无限可能,何必早早对自己说「规划」二字?如果只是小孩子过家家般地讲讲也没关系,让他慢慢来吧。但要是这个年轻人强烈地遵从这样的规划行事,我倒是有点害怕了——我总是对目的性强的人抱有畏惧。

职业真的是能规划的吗?

就这个问题我和一个朋友有过激烈的讨论。我痛斥「职业规划」的害人之处。它让人产生一种自己可以完全掌握自己命运的自信,当碰壁的时候,只会觉得是自己哪里错了,自己哪里不够努力,从而成为一个社会制度意识形态下的遵从者。我甚至严重怀疑这套话语概念就是那些「成功者」建构出来的理论,为了更方便地「统一思想」:那些成功者站在聚光灯下,用一个个激励人心的故事告诉大家「我是如何一步一步规划自己,努力走向成功的。你也可以。」可那些也努力规划,却没拿到自己想要的成功果实的人呢?他们压根没有机会让人知道。对这些人,成功者会说,他们规划错误,他们不够努力,他们适应力不强等等原因。但他们不会说,其实是因为他们运气差,我运气好,赶上了好的时代。他们不会说,如果不是当年我通过大舅认识了王市长……

台下的听众听得如痴如醉,下定决心要规划自己的成功,自然不会去花心思考虑这样的成功是否正义?这样的成功是否应该被褒扬?

回看那些成功者和失败者们的历史,就会深切感觉到每个人的际遇实在充满太多偶然了。

要是我们能回到十年前,跟过去的自己说一句话,大概最值钱的话就是:「快,有多少买多少房!」那些高瞻远瞩或幸运垂青的早期买房者,恐怕现在富得都不用作职业规划了吧?

如果没有九十年代末大量下岗工人,中国的经济活力也不一定会释放出来,不会出现现在一批闪闪发光的企业。但那些被一纸政策抛向社会的下岗工人呢?他们从小就跟着政策走,老老实实进工厂干活,结果被充满优越性的社会主义制度给推到市场经济中,没有像样的补偿,换来的是「大不了从头再来」的鼓励。他们的失败落魄到底是谁造成的?他们何曾这样规划过自己的人生?

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东罗马帝国灭亡。最后一任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贤明君主,可无力挽回败局。他的失败是规划错了?他应该当时早早认清「历史发展潮流」,向异教徒俯首称臣?

唉,人究竟要有多大的自信才能相信自己能牢牢掌握自己的未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