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识冰块

「他又付了五个里亚尔,把手放在冰块上,仿佛凭圣书作证般庄严宣告:『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加西亚·马尔克斯 《百年孤独》

做俯卧撑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俯卧撑」这个词语。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它作为网络热词时的含义?六年前,贵州省瓮安,爆发了群体事件。该词出贵州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王兴正:

「李树芬在与刘某闲谈时,突然说『跳河死了算了,如果死不成就好好活下去』。刘见状急忙拉住李树芬,制止其跳河行为。约十分钟后,陈某提出要先离开,当陈走后,刘见李树芬心情平静下来,便开始在桥上做俯卧撑。当刘做到第三个俯卧撑的时候,听到李树芬大声说『我走了』,便跳下河中。」

记得那几年「群体事件」特别频繁,社会争议也大。曾经有一个「躲猫猫」事件,一群网民成立了调查团;温州动车追尾事故,也有很多网民要求参与调查。难得看电视新闻的我对那段时间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新闻都是「网友爆料」,「出自新浪微博」。于是,「网络民意是否能代表公众意见」也成为热议问题。

但最近几年情况变了,由微博、微信直接引发的新闻越来越少,新闻的信源回归到了常态。形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政府对于舆论的管制应该是一个条,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整个社会的观念正在走向常态。

就拿「网络民意是否能代表公众意见」这个问题来说:网民当然不可能代表全体公民,甚至热衷于发表意见的网民也不能代表网民全体,所以网络民意不能等同于公众意见。微博微信对公众利益的价值自然也不可能盖过传统专业媒体。这个答案似乎显而易见,可是在五年前,那个「自媒体」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代,很多人还没能来得及冷静下来认同这一回答。

五年后,当年擅长把一个个社会公共事件概括成诸如「周老虎」、「打酱油」这些关键词的中国网络,慢慢蜕变成一个不断生产段子和娱乐关键词诸如「duang」、「蛮拼的」、「也是醉了」的空间。中国互联网所承载的公民政治讨论作用在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像「环球时报、、「澎湃新闻」以及各种逐渐适应新媒体时代的主流媒体,以及如优酷这种从「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转向传统内容生产商的新媒体。

这是个糟糕的事情吗?不一定。互联网卸下担子,回归一个多元喧闹的空间对中国人是一件幸事。让一个十几二十岁的中国人可以像欧美年轻人一样不用那么关心政治,或者被政治关心是多好的事,不是么?可是这样的愉快时光能有多少呢?看着越筑越高防火墙我们就知道现实没那么好。

上个星期柴静历时一年完成的调查报道《穹顶之下》彻底点燃了中国网络的每个角落。这部制作精良的上乘之作在广受赞誉的同时也遭到了诸多质疑。无论是对柴静本人的评头论足;还是揣摩该作背后的政治角力,利益冲突;抑或者是关于片中数据与方法论上的刨根问底,都让我回想起「俯卧撑」的时代。

出现公民个人或者非营利性组织制作的环保题材作品不应该是很正常的事么?社会团体,非盈利机构也完全可以和主流媒体如《人民网》或政府机构合作,难道不是常识么?第三方个人和组织的诉求不等于「公正客观的诉求」,他们完全可能有意或无意地撷取有利于自己论点的论据和实证方法。这个情况有那么奇怪么?

那些国际著名环保组织,他们出品的宣传资料,其观点、数据、论点、诉求的激进程度常常远超《穹顶之下》,但少见如上周在中国如此热烈的讨论程度。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些国家的民众已经看习惯了。正是因为中国严重缺乏如《穹顶之下》这样有影响力的调查作品,才会引起社会这样的「少见多怪」。

好在,五年来的经验告诉我,这一切,会慢慢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