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实击虚:浅析「杰作蛋糕店案」

一个蛋糕店老板是虔诚的基督信徒,不愿意为同性恋配偶的婚礼制作蛋糕。这是否合法?这就是2018年6月4日美国最高法院作出判决的案件「Masterpiece Cakeshop, Ltd v. Colorado Civil Rights Commission(杰作蛋糕店诉科罗拉多州民权委员会案)」的案情背景。

比起2015年同性恋婚姻合法性的案件,这个「蛋糕案」受到的关注程度要小得多,但对美国人的生活关系可能更大。因为同性恋婚姻还可以是他们自家的事情,可「蛋糕案」则涉及到不同理念人之间的碰撞。

三种理解
这个案件可以从三种方向上解读:

  1. 这是一个关于宗教态度表达自由的案件。
  2. 这是一个关于性取向歧视的案件。
  3. 这是一个地方法院是否作出公正判决的案件。

以上三个方向分别代表着原告、被告和法院的立场。

宗教自由
宗教自由、言论自由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保护的权利。案件中原告的主要立场是:这位蛋糕师傅做的蛋糕是一种艺术表达,所以他不愿意为自己不相信的东西进行艺术创作,政府也没有权力强迫他为不同信仰者服务。

法庭上,关于做蛋糕是否是「艺术表达」成为争论的焦点之一。原告律师在这个问题上回答得很不好:她认为制作蛋糕是艺术表达,同时觉得花艺、贺卡制作也是,但不认为房屋设计、美发、美妆、量体裁衣是艺术表达。这样的分类非常反常识,几位大法官穷追猛打。区分哪些是「表达」,哪些不是,是有必要的,不然任何行为都可以被解释为「表达」,这会让原告律师陷入很被动的境地,而且这样的讨论注定不会有标准答案。

性取向歧视
科罗拉多州在案发的2012年虽然没有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但倒是有禁止种族、宗教、性取向歧视的法律。在这个案件中,被告的立场非常掷地有声:只要这家店是公开对外营业的,就不能因为对方的同性性取向身份拒绝出售产品。况且本案中,同性伴侣没有要求蛋糕师傅在蛋糕上表达特殊的,令信徒不悦的语言——用金斯伯格大法官的话说:「只是遵守法律,没有要他改变信仰。」

看起来非常政治正确的立论也遭到大法官的质疑:一个平时向所有人服务的天主教会支持背景的法律援助机构能否拒绝同性恋者的援助请求?其背后的理念依旧是一个界限问题:在反歧视法的背景下,是否存在非特定宗教场所(如教堂、清真寺),但可以以宗教理由拒绝服务的情况?至于这个特定假设,被告律师当然也没有正面回答——既不能打脸,也不能把自己置于不近人情常理的境地中。

判决是否公正
在媒体报道中,保守派自然视该判例为重大胜利;自由派则强调这是一个很有限度范围内的(narrowly)判决,这是因为在法院意见中,大法官强调了这个判例仅限于此案,别的案子还要另外看。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多数意见法官们支持原告,主要是由于它们觉得初审法院对蛋糕店不公平。一来他们持双重标准,在过往的判例中存在着不同的判决结果;二来是判词中对宗教的批判非常狠,这对信徒不够尊重。

也就是说最高法院的多数意见既没有讨论言论自由问题,也没有讨论性取向歧视问题,而只是批评初审判决不够「中立和尊重(neutral and respect)」。这种避实击虚的做法可以说是在当今政治局面下最和稀泥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