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手记:求你,让我的职业成功吧(「职业规划」二之一)

也许是因为我缺少足够的自信,做招聘时间越长,越不敢给人作「职业规划」——这理应是一个顾问的职责之一。

上次校园招聘的时候,筹办的同事希望我讲「职业发展道路」的内容。但我只不过比台下在座的同学们大三四岁,哪儿有什么资格,信誓旦旦说这么要紧的事情呢?职业,关乎到一个人每天大部分清醒时间所从事的事务,说不重要当然是轻佻的,正因为如此,一个中肯真诚的外人给出该方面建议时用词必然是尽可能地谨慎谦卑的。不过,看过《猎人手记:工作生活的平衡》的人应该记得,我主张在工作中发现自己不同的身份面向。从这个角度来讲,职业又没有那么重要。所以,虽然我正在做这一行,但内心是希望每个人「安贫乐道」一些,不用人人都长着一副追求职业成功的嘴脸。

何况,什么叫「成功」呢?当我见到很多大学生时,心里是充满遗憾的。他们最关心的是面试技巧,最关心的是如何去拿到「好 offer」。尽管所谓的「好 offer」具体是什么又似是而非。互动提问的时候,问的每一个问题都是「跪着」问的:恳求别人告诉他答案。至于那些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批判精神,反抗精神,却早早地在他们身上荡然无存了。

我们的年轻人适应力越来越强了,当他们发出去的简历迟迟得不到反馈,他们想问的是:「我的简历究竟哪里写错了?能不能给一些建议引导?」,而不会想到,无论自己的简历是否真的有问题,在一个互相尊重的社会,获得对方一个邮件回复是应当的。非常有默契的,回答问题的 HR 也绝口不提自己究竟是因为太忙无暇回复,道声「抱歉」,而是侃侃而谈求职者简历如何不规范,导致面试官不愿意浪费时间在你的简历上。一个低低在下,一个高高在上;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回答完毕,双方都很适用——「嗯,说得真有道理,我该好好反省自己。」「嗯,这个人蛮听话,好用。」

奴才式的卑贱和主子式的高傲精神代代相传。以后自己但凡有了一点权力,不使就手痒难忍——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太好了。 另一种可悲的后果是,后学若真遇到一个愿意真诚推心置腹和他交流的人时,也会想当然地觉得这只是有一个居高临下的翻版,不必当真。「切~」这个语气词不就是那些人心里最诚实的态度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在同一个人身上同时看到低贱和高傲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