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地肢解作品 – Ivo Pogorelich Shanghai Recital 2014.12.05

39236b5b894ef829e67b8b5f1e3980b6_b自从 Aliza Kezeradze 去世后,Ivo Pogorelich 演奏的任性愈发严重。三年前来上海演奏李斯特《b 小调奏鸣曲》的时候,他把20年前33分钟弹完的作品,在20年后弹得跌跌撞撞,花了45分钟。三年后再次来沪,症状未见好转。

他今年全球演出的曲目是全新曲目,未有录音版本。上半场李斯特和舒曼的作品都是他最擅长的浪漫主义风格作品。下半场斯特拉文斯基和勃拉姆斯作品的技巧要求很高。

如果不是听了很多他早期的演奏,只听独奏会,很容易以为他在瞎弹。Pogorelich 在处理乐句时速度不是问题,至少在我看来。我不止一次在现场被他的慢速处理拉到一个入迷的状态,在听李斯特《但丁读后感》中尤其强烈:人完全被摄住,飘飘忽忽,手臂的肌肉在不由自主地颤动。这是听他录音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很显然,这种慢速是他仔细考虑后的结果,并非他弹不快——但凡听过他早年演绎的人都不会怀疑 Pogorelich 的演奏技巧之高足以让他完成任何形式的演奏,Kezeradze 夫人的钢琴训练方法和 Pogorelich 极度自律让他掌握了凡人没有的音色表现。

他在处理作品的真正怪异之处在于,他会在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突然出现很蠢的表达。比如在舒曼《C 大调幻想曲》第二乐章,速度快得怪异,连音色完全失去了从容之感,在现场看他当时的动作,是整个人不停地弹跳压在琴键上,几乎看不住任何的克制。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怪异处理都一文不值。在斯特拉文斯基《彼得鲁什卡》中,他的「0.7 倍速演奏」让人听到了一种全新的解读,让人忘记这是一首技巧性的作品,回过头来注意其音符之间的关系。

也许是为方便听众理解他拥有的完美技艺和音色把控能力——虽然我更相信以 Pogorelich 的个性不屑如此,在全场演奏,包括最后一首勃拉姆斯《帕格尼尼主题变奏曲》中,他几乎始终保持着优雅的手型,还有展现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清晰音色,但是,正如所有熟悉他的乐迷预料的,Pogorelich 的音乐再也不会,也不打算讨我们喜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