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手记:专业与禁欲(「专业」三之一)

和「天然」、「无添加」、「无糖」、「非转基因」一样,「专业」成为了一种不需要人思考,默认是「好」的词语。

普罗大众真的那么崇尚专业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有那么多通俗影视作品里专业者扮演的是被讽刺的对象?想想宁浩的电影里,几乎所有装备精良的角色最后总是惨死,而无厘头的小人物主角却往往绝处逢生。红到发紫的《小时代》系列电影里,拖稿成习的周崇光,是任何一个做过编辑的人都理应痛恨万分的人,在影片中却丝毫没有被刻画成一个讨厌鬼的样子。

相反,专业者在大众的印象中,往往是冰冷、不近人情、按部就班的样子。这种理念显然是现代主义风潮「形式追随功能(Form follows function)」之后的产物:整套流程里没有一句废话,每一个字都直指目的;笔挺的职业装是一种力量宣示的符号,告诉所有人我的权威;沉默寡言的神情是为了和拥有喜怒哀乐的常人区隔开,让人无法猜透自己的状态,让对方感觉到这个人和我不一样,从而产生敬畏之感。

这样做真的会有助于效果吗?通常来说是的。

在面试理论中,「闲聊」,即普通人唯一会的面试手段,是准确率和效率最低的。而其他任何一种更有条理流程的面试方式,无论是结构化面试、无领导小组讨论、情景模拟等,准确率都要高于聊天。最让所有面试新手惊讶的是,外在表现最枯燥死板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结构化面试法的准确率是最高的。

所谓「结构化面试」就是对所有面试者以同样的顺序,花同样的时间,问同样的问题,以同样的评估标准进行打分的一种面试方法。即便这里不去细究该面试法的很多细节,光这样看来,我们都能想象其枯燥,面试官需要多么严肃地克制自己想多了解面前这位面试者更多无关面试但让自己感兴趣的细节的欲望。

所有的专业主义都是一种禁欲主义,它本质是反娱乐,反自由的。所以难怪有那么多通俗的娱乐作品里,专业被塑造得那么不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