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婚姻与多配偶制婚姻

接着说美国最高法院判决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案例。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领衔撰写了反对意见。罗伯茨大法官从多个角度分析了他反对的理由。其中有一点反对理由格外有趣,即关于同性恋婚姻与多配偶制婚姻(群婚制)的类比:

今天多数法官的意见很快产生的问题就是,州是不是可以保持婚姻是两个人之间结合的定义。虽然多数法官随机的把“二”这个数词家了进来,但是他们完全没有解释为什么“二”这个婚姻的核心定义可以被保持,而“男女”的核心定义却不能。从历史和传统的角度来看,从异性变成同性的跨越比从两个人变成许多人的跨越更大,毕竟后者在世界许多文化都存在。如果多数法官愿意做比较大的跨越,很难看出为什么他们不愿意做小的那个跨越。

我们会很震惊的发现,多数法官的大多数论断同样可以用在群婚上。如果“两个男人或者两个女人结婚在一起的结合有着同样的尊严,”为什么三个人的就没有了呢?如果同性伴侣有宪法赋予的结婚权利因为他们的孩子会少一些意识到自己家庭缺失的折磨,同样的推断难道不适用于三个或者更多群婚的家庭么?如果没有结婚的机会是对于同性恋伴侣的不尊重,那为什么这样的剥夺机会对于群婚家庭就不是不尊重呢?

我并没有想要在所有角度上等同同性婚姻和群婚。也许会有些区别使得两者变得不同。但是如果有的话,上诉方并没有指出这些不同。在口头辩论中,被问到群婚的时候,上诉方说因为州「没有这样的制度。」这正是我想说的:本案中的州同样也没有同性婚姻的制度。

用多配偶制婚姻来攻击同性恋婚姻确实是个奇招,难怪口头辩论中上诉方没有想到很好的理由进行反驳。从逻辑上看,允许同性恋婚姻的理由完全可以成为支持群婚制的论点,因此罗伯茨大法官的这种类比是完全成立的。然而,细究两种婚姻制度的语境后,我们便会意识到它们之间的不同。

英美等基督宗教国家和伊斯兰教,中华文化国家不同,并无一夫多妻的传统。对于美国人,一夫一妻制乃是不言自明,路径依赖的结果。中国自民国后,受西方思潮影响,一夫一妻制才逐渐被主流社会所接受。但要知道,源远流长的美国一夫一妻制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多么高人一等。

如果翻阅美国十九世纪早期的判例,你能看到不少言之凿凿的荒谬判例,例如允许丈夫拿藤条打妻子屁股。这样的奇闻异事仅能助各位窥探早年美国的风土人情,回到美国宪法语境下,更加重要的时间节点是直到廿世纪初,美国宪法第十九修正案才确立了女性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与男性平等。

因此,必须要注意到的是,最高法院判例中所讨论的「婚姻制度」已经不再是那个所谓「跨越数百万年」一成不变的传统了。实际上,婚姻制度也从来就不是一成不变的。如果真的要拿同性恋婚姻和群婚制婚姻相类比,群婚制婚姻的步子一点都不比同性恋婚姻小。

多数法官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立论是站在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公民享有相同自由权的基础上衍生出的权利。其前提显然是无论异性恋者和同性恋者都享有同等的公民身份和权利。这一点上,没有任何反对意见。我们设想,若干年后,有一群人要求以相同的逻辑将群婚制合法化,那前提必然也是婚姻各方的公民权利平等。这个权利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花了美国人民几百年的功夫才挣得来的。从逻辑上讲,第十九修正案近乎多此一举,因为从第十四修正案就很容易从逻辑推演出来。然而早年已有全票通过第十四修正案并不赋予女性选举权的判例,以至于不得不用新的宪法修正案推翻早年判例。相比之下,这次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通过要容易得多。

类比之下便很容易意识到,未来美国若真的通过了群婚制合法化(2014年犹他州布朗家族案作出《1878年雷诺兹诉合众国案》不同意见判决便是一个苗头),其语境也不同于中国古代的三妻四妾,伊斯兰国家的一夫多妻制,它将是一个配偶之间权利平等的婚姻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