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和崇港的一代

去年我采访了一位十七岁的年轻人,试图从一些小的方面窥探年青一代的生活状态。其中有一个问题:

问:如果你有5000块钱买手机。你会买苹果这样的品牌吗?
答:要看情况,不一定非要买外国品牌的手机。我支持国货。

也许是我的误会,不过我有一个印象:千禧年左右生的中国孩子对中国的认同要高于上一辈人,例如80后。而且,越年轻的人所拥有的这种认同越强。如果这种判断成立的话,我想试着探究此认知是如何形成的。

回头看1980年出生的一代人,他们在生命的前十来年体会到的是改革开放第一批人通过各种方式积累致富:有的是家里父母下海做生意捞到第一桶金,有的可能通过原有特权倒买倒卖发了财。当然,十年的财富膨胀也伴随着腐败滋生,物价飞涨。「另一部分」错过了浪潮,没能先富起来的人不得不面对十多年后诸如「下岗」的境遇。

众所周知,80年代末中国政治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冲击,国内政治思潮上的集体幻灭感再加上经济的萧条,以及国际的压力,国家究竟走哪条路成为了切实的问题——前十年的繁荣实际上就是学西方资本主义发展模式的结果,此时遇到这样的困难,是掉头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学?邓小平选择了后者,至少在经济方面。

所以80后隐约会有种印象,即中国的繁荣离不开西方资本主义文明的帮助。即便我这么一个89年生人,外企代表着更先进文明的管理制度,洋货意味着高品质的认识至今根深蒂固。

相反,一个现在20岁不到的年轻人认识的中国和他们早一辈的人已经大不相同。他们看到的中国经济是持续不断增长,甚至一枝独秀的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无视的中国。生活在这样的盛世国度,有什么理由不为自己的祖国自豪呢?自然而然地,大家会把现在的中国的成就归因于我们现在做的事。然而,他们没有注意到中国是如何受惠于现代西方文明,也忘记了更早之前的中国妄图用计划经济的方式造成的民不聊生。这样的遗忘甚至发生在了更多的人身上——比他们年长的「爱国者」也不在少数是不是?

这让我想起了香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高效廉洁,文明法治的香港起源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他们坚信幸福生活要通过自己的双手获得,勤奋是通向财富的唯一通道。可是,似乎越来越多香港的「八十后」开始怀疑在香港能够「勤劳致富」了,他们批判目前的香港经济结构破坏了社会阶层的流动机制。这样的说法让老一辈香港人看不惯,反过来批评香港年轻人失去了当年自己的拼搏精神。可如果熟悉香港历史的人都应该记得七十年代是一个多么好的历史机遇:欧美国家在这个时候开始把劳动力大量转移到包括香港的亚洲四小龙,加上冷战的背景,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又给予了诸多优惠政策,天时地利,无不齐备。若把香港经济繁荣只归功于香港人勤奋,难道没有以偏概全之嫌?

人之健忘,实在快得让人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