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手记:工作生活的平衡

本文改自2014年10月上海师范大学校招演讲

相信大家肯定明白「工作生活的平衡(Work & Life Balance)」这种说法。而且我也相信很多人支持这种看法。

但我经常质疑这一点。因为我很怀疑这种二分法的思维方式:生活就是工作以外的东西吗?对于一个职场人,工作真的是一种获取压力的入口,生活作为一个释放压力的出口么?我记得两百多年前人们可不会这么认为啊。社会学大宗师马克思·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里说加尔文教徒把赚钱,工作视为天职,作为个人宗教成就的标准,完全不觉得这叫「压力」。把工作和生活分开是最近一百多年里经历两次工业革命,经历大量工人运动,经历一代又一代社会思潮变迁后才形成的。既然这个被很多现代社会人视为理所当然的信条并非是一成不变的,那为何现在的我们为何要觉得这点不可置疑呢?

请注意,刚刚对于「工作生活平衡」这个概念的一番思考本身就是我接受的历史、哲学训练的结果。在闪过那念的时刻,虽然坐在办公室里,但我的身份其实是一个对学术充满兴趣的读书人,也是一个对社会普遍观点持不同观点的异见者。当一个我觉得非常优秀的候选人经历了种种挫折后终于通过我的帮助获得喜欢的工作,那种喜悦会让我想起马勒的《第三交响曲》的一段 Tempo,在那一刻我会很庆幸自己受过古典音乐的熏陶,有能力找到最合适表达情感的方式。那一刻,我难道不应该更像是一个「爱乐人」么?

当真的有意识地把「工作」和「生活」分开时,这个人恐怕就没打算去公司开开心心的吧?